泽雅古道之-纸韵黄坑

  • 作者:
  • |
  • 时间:2015-08-14
  • |
  • 浏览:554

题记:黄坑村是泽雅古村落之一,在黄坑周围分布有两条著名的古道:一条是十二盘岭,通往苏田、大石垟、小石垟,再前往龙井,而后从龙井到瑞安湖岭。另外一条是从黄坑前往黄岭头村,从黄岭头再去北林垟。今天推荐的十二盘岭古道行就借用泽雅年轻作家周吉敏的文章,请大家在临幸古道的同时领略她的古道文采。

纸山村落 古枫石亭 特色民居 淳朴人家

黄坑村四面环山,三条从大山深处流出的小溪从村前相遇相拥,合为一条大溪,俗称三龙抢珠之地。民居集中在大溪南向,坐南朝北,依山而筑,沿山势逐级升高,布局错落有致。

其先民自元朝末年从福建漳州、泉州迁入黄坑村,繁衍生息至今,有700多年历史。居民主要为黄姓和吴姓两大家族,村内吴姓家族为宋礼部尚书吴湛然后裔。虽地处偏僻,历史上却出过不少名人,如清礼部侍郎提督浙江学政吴为,明抗倭将领吴碧山等。

黄坑村是个典型的纸山古村落,岭脚的小溪边分布着腌塘、水碓、纸槽和煮料的纸烘等造纸流程中的作坊。只是这些造纸作坊如今已废弃:腐朽的水碓水轮,青苔斑驳,沧桑中透着生机;腌塘里空剩一池金黄的塘水,倒映着天光云影,岸上生长的野草野花,如一圈天然的镶边……

岭上有一个小庙宇,是黄坑宫,建于清中期,保存完好,为一进三开间木构建筑。三间皆有凿井,卷棚上有精美彩画,旁有小桥。宫前墙壁上有民国时期的禁赌碑,字迹仍可辨析,岭上来来往往的人都能看到。

一路上,那些传统民居建筑禁不住让人驻足。这些民居建造年代大多为清中期,形式多样。房屋布局大多为三合院式,但部分建筑的山墙、屋脊、门台比较讲究,花墙、花窗等装饰精美,用材考究。这些雕刻精致的门台和窗棂,还有那些旗杆石,见证了历史上黄坑人的辉煌。

不一会儿,一块白底黑字的匾额赫然在目。匾额上写着“宋吏部尚书”。这是吴氏宗祠所在,始建于明永乐年间,为二进五开间院落,历经几百年的兴废,现正屋仍为始建构架,梁柱粗大,斗拱精致。可惜第一进现翻建为现代建筑形式。

山岭在吴氏宗祠这里平缓了一段后,一个优美的转身又高高向上延伸。一路上来,虽两旁都是民居,但几乎不见一个人影。村人仿佛在某个时候因某件事全体弃屋而去了,老屋的记忆就停留在那个时候,村庄就定格在那个年代。还有那些残垣,就一截,眼巴巴立在那儿,让人神伤……

无限向上延伸的“岩步级”在阳光下有着灰蓝的调,古朴,不失雅致。紧走几步,翻过陡坡,山岭划了一道弧线,展现在面前是完全不一样的风情。只见五六棵苍古的枫树依次站在这条弧线上,一个方方正正的石头亭敦实地站立在枫树边。这个石头亭很有特色,是用块石垒砌,顶上横架12条石梁。

山岭从石头亭上越过,一声声狗吠鸡鸣隔空传来,山岭缓缓地伸进一片竹林,这茂密的竹林下面就是黄岭头村,这是一个隐秘的村庄,四面环山,中间一个小盆地上聚居着十几户人家。狭窄的石板路在房前屋后迂回曲折,把十几座房屋团聚在一起,就像一个小小的山寨一样。

空气中弥漫着烧酒的香味,我们兴奋地循着香味,找到了那户正在烧烧酒的人家。农家古老的烧酒方式,让我着迷。热情的村民接了一杯刚流出的烧酒给我们品尝。第一次喝温热的白酒,呡一口,顺着喉咙淌下,满口留香,温暖心扉。面包牛肉配烧酒,来劲。热情的村民要我们留下来,摘了绵菜捣绵菜饼给我们吃。他们呼朋引伴到田野摘绵菜去了。

在云朵的故乡,我触摸到云朵一样绵厚的乡情。吃饱,喝足,微醺,顺着黄岭头到言章的古道下行。下行,又是别样的风景。

浙公网安备 33030402000191号